当前位置:古诗文网 > 伤感诗词 > 扒灰博士

扒灰博士

  作者: 古诗文网     文章栏目: 伤感诗词     发布时间: 2021年04月07日    点击:  次

  媳妇还没过门,竟被公公扒了灰?湘妃针织内衣厂已停产五个多月,一天早晨,工厂的青年女工马丽娟忽然得到通知,要求到厂食堂开会,宣布重大事项,还说如不参加会议,后果自负。工厂停工后,马丽娟一直闷在家里。她二十出头,个头高挑,给人一种低眉顺眼的感觉。

  因为性格内向,除了跟男朋友约会,她很少出去玩。她爸所在的洞庭机床厂也不景气,减人增效的口号喊得海响。马丽娟不想成为家里的负担,虽然父母不作声,但她心里难受。听到开会的通知,她就有些振奋。早些时候同事们都在传言湘妃针织内衣厂要与港商合资的事,今天通知开会,马丽娟想合资的事大概有了着落。

  大早,马丽娟找出一套值钱点的衣服穿了,跟爸爸把开会的事说了。她有些抑制不住心中的兴奋,对爸说可能是开会复工。她爸盯着她看了半天,说:既然是复工,就应该穿工作服。马师傅在机床厂是个对徒弟要求苛刻出了名的人,他自己的镗工活在全厂有名。他一直很宠丽娟。但从丽娟十八岁进厂时起,一直对她工作上的事要求很严,把自己的敬业精神都灌输到女儿头脑中。

  马丽娟听爸的。她换了工作服,有些兴高采烈地去工厂。公交车上碰到同车间的青年女工胡茵。胡茵在厂里是很有名的人物,因爱穿超短裙外号“胡大腿”。

  “胡大腿”很漂亮,不安心上班,不是请假就是迟到,一脑袋的头发一时黄一时红,这次又染成了绿色。胡茵看到马丽娟,就盯着她连连咂嘴,说,这样漂亮的身段穿工作服,真是糟蹋美。工作服是灰色的,式样也难看,中青年职工都不愿穿。胡茵嗓门大,语调又肆无忌惮,引得满车的人都看着马丽娟。马丽娟的脸就涨红了,有些责怪地看着胡茵。她问胡茵这次开会的事。胡茵向来信息灵,一听马丽娟说复工的事就叫起来,说复个屁,说那次港商来谈合资的事,厂长和厂办主任为头天晚上麻将的事争个没完,没怎么理港商,港商一气之下就走了。

  胡茵的话不可不信,也不可全信。两人进了厂,就有很多男青工很轻薄地跟胡茵打招呼。胡茵乜眼瞟着,爱理不理的样子,惹得那些青工浪笑。有的干脆当面叫她胡大腿,弄得马丽娟很难为情。一路上马丽娟注意到只有自己穿工作服,觉得胡茵的话十有八九了。

  大会是宣布湘妃针织内衣厂破产。厂长宣布破产,厂职工按最低生活保障标准领取生活费。会场一下子炸了锅,工人们尽情地骂娘,尽情地说粗话尖刻话。马丽娟也被会议的气氛感染了,回家后一直不能自拔。下午她与男友会面时,一向少言的她,喋喋不休地向男友诉说着厂长的无能、腐败,她的语气在义愤中带着一点幸灾乐祸的味道。

  事后她才想起那天会面男友一直没有作声,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。之后的连续几天里,男友推说没有空,没有和马丽娟见面。一天马丽娟突然接到男友的电话,他在电话中说自己父母怎样怎样的固执。口罗嗦半日,马丽娟才明白他的意思:由于男友父母的反对,两人就此分手。

  这消息让马丽娟头脑发懵。当她从呆痴中醒悟过来后,首先想到的就是人情淡薄。

  接连的打击使马丽娟的思维陷入死胡同。她成天想到的就是死,怎样的死法。

  她买回一瓶安眠药,写好了遗书,过几天准备服下时,翻遍了床铺已找不到那瓶安眠药。她分明记得自己把安眠药放在枕头底下了。马丽娟渐渐恢复了理智,她偷偷观察父母的神态,判断是不是他们把药拿走了。父母没有任何反应,好像压根就不知道这回事。第二天马丽娟的妈妈没有去上班。她妈和单位几个人承包柜台,生意一直不太好。妈留在家里的理由是生意不好,暂时关几天门。

  马丽娟仰躺在床上,盯着天板,听着妈妈忙进忙出干家务的声响。有时妈妈到她房里来找东西。妈妈头上已有了白发。马丽娟对上妈妈的眼光后她一下子明白了。妈妈的眼光中饱含了哀求。妈妈请假在家是为了看护自己,不让自己寻短见。

  马丽娟的心一下子软了,真想趴在妈妈的怀里痛哭一场。马丽娟一动不动地仰躺着,慢慢控制了自己情绪。她轻轻爬起来,跟在妈妈身旁,默无声息地帮她干起家务来。

  马丽娟到工厂去领生活费时,发现只有100元,不是市规定的保障生活费170元。据说下岗的厂长却能拿400多元。大家又是聚在一起一顿乱骂。后来胡茵也来了,打的来的,她领完钱看到马丽娟,就一把拉着不放,左看右瞧问她吃了什么减肥药,新近瘦下去一大圈。马丽娟不想提她的伤心事,就敷衍着说了一种广告上的茶。正说着胡茵腰里的BB机响了,胡茵看了看号码,匆忙掏出一张名片塞在马丽娟手里,说,有事你呼我,然后拦了一辆的士匆匆走了。

  胡茵名片上写的是市里一家小有名气的宾馆餐饮部经理。丽娟在心里对胡茵就有点刮目相看了。

  马丽娟在家里闷了半年。期间有不少人给她介绍对象,没有像样工作的她不想谈,有好工作的听说她下岗就黄鹤一去不复返。这样折腾几次马丽娟就没有了信心,对见面的事有些怕了。

  对象没谈成马丽娟的妈妈也下岗了。马丽娟从父母的脸色中感到了家里经济的拮据。她很想出去干点事,后来就想到了胡茵名片。

  她一call胡茵,胡茵马上回了话,嗲声嗲气地问“哪个call我”,知道是马丽娟后马上换了语气,亲热得不得了。马丽娟有些难为情地问她能不能找份事做。没想到胡茵很爽快地答应了,说是到宾馆舞厅当服务员,月薪500元起步。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(或整理自网络),原作者已无法考证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小学古诗文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,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转载请注明:原文链接 | www.nmgx.cn/shangganshici/81727.html

下一篇:没有了

栏目导航

热门诗词知识

热门诗词大全

热门诗文赏析

热门汉字语赏析

热门汉字赏析

热门汉语赏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