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古诗文网 > 散文诗词 > 不是所有相遇都是为了分离

不是所有相遇都是为了分离

  作者: 古诗文网     文章栏目: 散文诗词     发布时间: 2021年04月07日    点击:  次

  今天是林易出发去南蛮之地的日子,他没有通知我。我一路快马加鞭,希望能够赶上他们的车队。

  我和林易认识于三年前的秋天。当凉生将他带进店里时,我只想着,真高啊。林易一身长衫,玉树临,颇有些流倜傥的样子。后来才知道,原来只要与陌生人见面,他都会将自己收拾的妥妥帖帖。那天下午,他未曾与我主动说过话,只是自己看着店里的小玩意,他似乎对略有些古意的物件很有兴趣。我借着这个点去和他搭话,我拿起那个他正在看的摆件说道:“这个是上朝宰相家中的摆件,除了手艺精湛之外,更重要的是它的历史。不知林公子有没有兴趣听一听?”他把双手往后一背,“谢谢,没兴趣。”转身便走到了凉生的身边。整个下午,我再没有与他搭过话。

  人嘛,一切靠缘分。若是有缘,那么相遇后可以相处许久才会分离;若是无份,那么相遇后只是为了分离而已。

  这之后的日子,凉生再没带林易来过我店里。

  天色渐晚,为了赶上林易,我不得不继续赶路。惊蛰已过,天气仍微凉。我紧了紧衣裳,走时太急,忘了带披风真是失策。经过一片林子,惊起一树黑鸦,不知不觉进入一片墓地。虽是夜间,但对于我这种常年在墓地做交易的人来说,并无甚可怕。

  第二次见到林易,便是在墓地。那时黑子又拿到了一批好货,我如约来到城南郊的墓地收货。只是不知是这次货太好,还是黑子惹到人了,竟然被人盯上了。我走到半路就已发觉有人跟踪,偷偷放出通信烟,通知黑子先走,下次再收货。我照常来到南郊墓地,系好马后,边观察四周边往一座墓走去。顺手在路边扯了两支野,摆在了墓前,双手合十,闭目听声,嘴里无声碎碎念:“何方歹人,竟盯上我的东西,要是敢出手,定叫你有来无回!”

  我没等来歹人,却等来林易。

  “你站在先父墓前,是何意?”

  我睁眼看到的便是一脸疑惑的林易。我急忙放下手,笑着说,“我想祭拜一位故人,许是久未来,记错了地方。希望没打扰到令尊大人才是。”我转身走到系马的树下,绳子还未解开,四个黑衣人从树上跳了下来。

  我冷哼一声,真是不知死活。

  正欲开打,却听那边传来一声喝止:“住手!”只见林易急匆匆地跑了过来,“竟然连一位小女子都不放过。若是想要钱财,冲我来!”林易拿出身上的钱袋,往其中一个黑衣人扔过去,那黑衣人身子一移,躲了过去。

  我见黑衣人欲冲上前来,一个手刀将站在我身前的林易打晕。

  当林易醒来之时,我正坐在床前装柔弱。看到林易醒来,我一个手帕甩过去,差点没把林易给熏晕过去。没办法,这是找隔壁吴妈妈借的手帕,这香味确实略重了些。我咳了两声,将手帕收起来,扶着林易坐起来。

  林易抬头望了望四周,疑惑地说道:“姑娘,这是哪?”然后又摸了摸头,“我怎么晕过去了?”

  我假装抹了抹眼泪,起身福了福,“多谢林公子相救,小女子感激不尽。”然后发挥我的三寸不烂之舌,详细讲述了,那群黑衣贼匪如何打晕林易,之后如何有人及时赶到,又如何打败了那群黑衣贼匪,如何将我们救回城内。

  我抽抽嗒嗒地讲完后,摸了摸内袋里捡回来的林易的钱袋,确定他看不出来就好。直到凉生来店里接林易时,我们才结束了大眼瞪小眼,无语望天花的状态。

  不知是这一次的手刀太狠,还是本就这样,这之后林易总是处于慢半拍的状态。

  经过这件事之后,我终于有了理由主动去找林易。

  “林公子,多谢你的救命之恩,这是我亲手做的绿豆糕,想请你尝尝。”我提着隔壁醉香楼的拿手点心递给了林易。

  “林公子,多谢你的救命之恩,这是我亲手绣的荷包,希望你能喜欢。”我拿着从家里抽屉里翻出来的一个荷包递给了林易。

  “林公子,多谢你的救命之恩,这是我在路边捡到的一只小狗,但是家里人有些怕,我不能养,希望你能够好心收养它。”我抱着一只纯白的毛球可怜兮兮地看着林易。

  “林公子,多谢你的救命之恩,这是我……”还没等我说完,林易手一挥打断了我。

  “等等,我只是救了你一命,并不是成为你的移动仓库啊。”林易皱眉看着我,将我要递过去的东西推的远远的。

  我默默收回手上的东西,在他关上大门后,转身往回走。

  这之后,我再没有机会给林易送东西,因为他见到我总是转身就走。我只能远(MEIWEN.COM.CN)远的看着他的背影,摸着手上的东西叹息。

  这一次可能是我最后的机会了,南蛮之地那么远,谁知道以后还能不能见面。

  我继续用力地抽着身下的马,让它快点跑,再快点。穿过墓地,踏过河流,进入山川,我追上了正在峡路上蠕动的车队。我还没来得及和林易说上话,甚至还不知道他坐在哪辆车里,一队黑衣人从山坡上飞驰而下,受惊的马匹慌乱地四处奔走。我四处张望,我找不到他,这时一辆将要掉下悬崖的车里传来了林易的惊呼声。黑衣人看到奋力往上拉车厢的马匹,一刀斩断了车架。载着林易的车厢,就这么轻飘飘地掉下了悬崖。我想也没想就飞身扑了上去,我接不住那沉重的车厢,只得打碎它,拉出了还在里面惊慌的林易。我以为我是以踏着七彩祥云身披铠甲的形象救了林易,万万没想到,先落地的我却是钗坠髻摇、满面尘埃。我不愿林易看到这幅样子,在救醒他之前,我用净身术为自己梳洗了一番。内丹在我体内已百年,我也等了林易百年,内丹不舍我,我却不舍林易。我知道林易醒来之后肯定会很奇怪,为何身旁会躺着满身洁净却已死去多时的我。我的法术只能让我的肉身保存几个时辰,我不得不让林易早点醒来,即使会吓到他,但我依然想让他看看我最美的样子。

  再见了,林易。

  我记得你说过,最爱吃绿豆糕,最爱我绣的荷包,即使很怕依然会为了我养毛毛。

  我记得你说过,我们的相遇不是为了分离,而是为了让我开心。

  我记得你说过,下辈子依然会来找我。你找到我了,你没食言。

  我记得,林易,林易。

  我也记得,青儿。

  你说这辈子的我为什么这么傻。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(或整理自网络),原作者已无法考证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小学古诗文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,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转载请注明:原文链接 | www.nmgx.cn/sanwenshici/81729.html

上一篇:告别“老涛”
下一篇:没有了

栏目导航

热门诗词知识

热门诗词大全

热门诗文赏析

热门汉字语赏析

热门汉字赏析

热门汉语赏析